呼啸而生的风流从不远处的海上吹拂而来,额前的刘海被风带起,用左手将其压住的她喝了一口右手端着的热茶。

  时间是早上十点钟,不过头顶的天空好似被染上了一层灰色的颜料,使得整个世界犹如被一层薄雾所笼罩那般,眼中的一切都失去原本的色彩。

  她眺望着海天相接的境界线,延伸开去的线条把天空与大海连为一体,也许云层的变动正是海浪汹涌的原因吧……

  这一刻,少女将一切风景收入眼中的同时陷入了思考。

  这时候脚步声响起,穿着黑色西装的管家出现在了这个被墨色天空笼罩的楼顶之上。

  他的手里拿着一件可以驱赶寒冷的外套,毕竟楼顶的风比起之前要更加的寒冷,因为它们夹杂着许些潮湿的海汽,掠过脸颊的时候还能够闻到大海独有的味道。

  走到少女身边的他也看了一眼正前方的世界,现在的季节本该残留着夏天的余热,可却变成了冬天的预告,下降的温度正是证明这一点的佐证。

  “岛崎小姐,你在楼顶看什么?如果是想要看半个月前宣布的划船竞技的话,已经在昨天下午宣布延时了。”

  “这个新闻我看到过喔,我看的是……该怎么说呢,理查森先生,在大海的对岸,正在发生许多不好的事情对吧?”

  岛崎刹那居住的城市靠近大陆的边缘,而这片区域跟内陆有着一条大河的阻拦,因此地理位置很像是距离大陆很近的岛屿,所以基本上没被外界的动乱所干扰。

  不过这里之外的地区可没有如此幸运了。

  由于不同的犯罪组织和异常人类在各处闹事,使得没有矛盾的地方爆发了混乱,本就剑拔弩张的区域直接开始了大战。

  之前岛崎刹那看新闻的时候,可不只是为了了解‘划船竞技’的信息,也是为了看看这里之外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从电视里面的新闻记者的报道来看,各地的闹事者已经造成了很大的恐慌,进一步的犯罪行动也夺走了某些城市的秩序,使得事情越发的糟糕起来。

  “顾武先生……”

  岛崎刹那看着理查森,面露忧色的她继续说

  “我知道把一切责任放在顾武先生的身上并不对,可是我认为现在只有顾武先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到了现在他还是没有任何的联络吗?”

  “是的……本来我想要主动联络过去,然而根本没有任何信号;最近这几天一直有人想要跟顾武先生见面,特别是混乱中的城市的市长,还有一些受到事件影响的跨海公司董事以及反叛者的首领、反击者的将军等等,如果没有顾武先生,的确很多事情无法处理完全。”

  理查森少见地发出叹息,他望着看是平静的海面,认为暴风雨将在不久之后到来。

  乱流的空气变得浮躁,理查森也在此刻做了个深呼吸,然后继续刚刚的发言

  “我希望顾武先生不要重蹈覆辙……虽然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,但如果不够果断,无法处理掉问题的话就很难解决这里的麻烦了。”

  “不太懂理查森先生的意思,你是知道顾武先生大致的行动么?”

  “顾武先生要面对的麻烦跟我们想象中的可不同啊,关于这一点我深有体会……”

  岛崎刹那总觉得理查森知道什么,可他显然不打算说出来,因此她知道在这个时候追问也没用。

  “要是我拥有力量的话就好了,像是阿尔泰尔那样。”

  “岛崎小姐,我认为不管你是否拥有力量,都有着该做做的事情;这个世界绝不是由‘单一’构成,你无法参与到战争当中,这不是在说你很弱,而是告诉你‘你有必须去做且只有自己做得到的事情’,这就是分工,然后不同分工的人组成了同一个世界。”

  “可是现在最有用的人还是阿尔泰尔他们。”

  “战场的士兵的确拥有最高的价值,是决定一切的关键,可是在他们的背后……运送物品的人、装备食物的人、制造装备的人、负责医疗的人,还有他们所爱的人,都是重要的一环;为此不能够上战场的你不必为此感到自责。”

  突然,理查森想到了另外两个小女孩。

  “我记得千户和尤莉两位小姐说过,她们要准备最丰盛的餐点来招待所有人,因此一直都在为了那天而学习,我想这就是‘她们该做的事情’。”

  “是这样呢……她们在完成作业之后,就很认真的在学习。”

  “在我看来,岛崎小姐也有自己该做的事,所以请不要感到自责。”

  理查森说完之后还苦笑着用手指着自己。

  “你看我这把老骨头,也只有待在后方了啊;在过去……我曾经拯救过一些人,也伤害过一些人,而现在我只想要保护一些人。”

  “我认为理查森先生很厉害,不只是管理着这里,还解决了这里之外的诸多问题。”

  “不过是得到了顾武先生赋予的权利罢了。”

  说到这里,理查森戴着的耳机里面响起了声音,于是他稍稍侧过身去,听里面的报告。

  知晓最新情报的他应答了几声,表示会处理后被岛崎刹那再度搭话。

  “最新的情况,也可以告诉我吗?理查森先生你是很清楚的吧?”

  “你确定想要听么?”

  “是的,我会做好自己的事情,但同时也想要了解外面正在发生什么。”

  理查森知道眼前的少女跟名为阿尔泰尔的强大战士关系很好,于是他在稍加思考后,拿出了怀里的东西。

  “最新的情报大致总结一下的话,就是‘有些麻烦的集合体’出现了。”

  在理查森的手中,展示出来的情报有着文字,也有着画面,其内容说明了发生在这个世界的‘问题’。

  望着眼花缭乱的情报,岛崎刹那很快找到了关于阿尔泰尔他们的信息。

  画面会不断更新,因此她转而注意旁侧的文字描述。

  “强大的敌人吗?”

  在遥远的战场上,为了应对这个世界的麻烦,阿尔泰尔等人开始了新的战斗。

  ————

  眺望战场的阿尔泰尔看到了破败的风景。

  城市的房屋倒塌、燃烧,硝烟宛如凝结的冰霜,厚重地漂浮于天空,遮蔽了阳光,使得一切变得昏暗起来。

  移动视线,可以看到修建于各处的公园胡乱停放着车辆,而在错综复杂的马路上面,还有着不少正在奔走的逃亡者跟犯罪者的身影,穿梭于不同区域的警察正在全力阻止事件的发生,可根本无法解决真正的问题。

  将目光放在更远处,在那里有着一栋被黑暗笼罩的大楼,那是最近最棘手的特异点,解决起来相当的麻烦。

  这时候阿尔泰尔听到背后的喊声,她转身进入了一个帐篷里面。

  帐篷设置在作为临时总部的高山山腰处,毕竟随便进入城市只会遭到各种袭击和阻碍,难以静下心来制定计划。

  在这个帐篷里面早已有人存在。

  左边是正盯着地图的喰种队伍的代表金木研与其同伴雾岛董香,右侧是商量着如何解决敌人的露依丝跟缇娜,而正对面则是来自于基地的士兵队长跟其他几名部队指挥人。

  双手支撑在桌子上面的士兵指挥官在看到阿尔泰尔之后,把刚刚开始的话题继续了下去。

  “城市的中心是这里的麻烦的源头,可一般人无法接近过去,因为它懂得如何反击,就连坦克和战斗机都无法对其造成伤害,甚至会被拦截、破坏,恐怕只有从内部进行打击才会奏效。”

  随后他指着其他的位置。

  “这些区域还有不少的动乱者,他们打着‘进贡’的口号,把抓住的人都扔到了那个笼罩着黑暗的大楼附近,让其遭到黑暗的吞噬,所以我们这边会派人去进行第二次镇压跟抓捕行动。”

  “抓捕?直接杀掉好了,那样也可以降低风险。”

  另外一名队长这么说,这让指挥官反驳道

  “如果全部要杀掉的话,反而会让他们为了复仇而变得更加疯狂,因此抓捕的方式也是为了更好的让他们冷静下来,毕竟其中也有不少被胁迫、洗脑的人。”

  “既然是这样,我派人过去帮忙吧。”

  金木研向指挥官如此提议,毕竟他的部下们懂得如何抓捕人类。

  听到该提议的士兵指挥官点了点头,表示一部分喰种部队可以和士兵们的队伍一同行动。

  “除了各处的动乱者,最后的麻烦就是被黑暗笼罩的大楼了。”

  “那个东西由我来处理。”

  “其实我们也希望如此,毕竟阿尔泰尔小姐拥有与我们完全不同的强大力量。”

  “还有问题么?”

  “是的,关于物资的问题……毕竟除了部队的补给,还有各处的难民往这里集中,因此我们打算让人去收回被犯罪者占领的各个市场,将物资带回来。”

  士兵指挥官的话说到这里,一只小手便举了起来。

  “既然中央的黑暗大楼被阿尔泰尔大姐头承包了,那么回收那些地方的工作就交给我们吧!对不对缇娜姐姐!”

  “恩………没问题……我看过那里的情报,只是需要绕行,正面的突击是不行的……”

  “总之我们可以搞定!只要让一部分人过来驻守就行啦!”

  如果是第一眼看到她们的人,一定会把露依丝、缇娜当作迷路的小孩子,可在场的众人都见过她们战斗的样子,也知道她们的战绩。

  作为前锋的露依丝拥有超越常识的速度,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便已经被她击倒;

  负责支援的缇娜虽说也拥有很强的力量,但她更加擅长在后方以精确的狙击来解决一切威胁同伴的袭击者。

  对于她们的提议,士兵指挥官自然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,不如说这其实就是他的想法。

  “那么各处捣乱的人由金木阁下的部队负责镇压,物资的问题则是两位小姐去搞定,中央那栋大楼就是由阿尔泰尔阁下动手解决,除此之外……接受难民后的安排、被困者的救援、城市火灾的处理等等,就由我们配合当地的警力负责吧。”

  毕竟细节问题不用在场的人来处理,因为最主要的责任就是搞定这座城市的麻烦。

  有关战斗的谈话很快就结束,为此阿尔泰尔表示已经该行动了,而她也在同时往外走去。

  不过此刻有人发言叫住了她。

  是刚刚用一直沉默的金木研。

  “那边的战场,我也去吧……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那栋黑暗的大楼,也许有其他的问题要解决。”

  在金木这么说了之后,一侧的董香明显担忧起来。

  “我认为阿尔泰尔小姐一个人可以处理。”

  “我知道,只是其他方面的问题……”

  “那么我也同行。”

  “不,董香,你和他们去镇压那些到处活动的犯罪者,不用担心我这边的问题,放心吧,我不会乱来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听着他们谈话的阿尔泰尔扔下一句‘随便你吧’就离开了现场。

  金木向董香做了一次保证后就追上了阿尔泰尔的脚步。

  “让他人担心的做法可是相当愚蠢的。”

  “阿尔泰尔小姐,我可不是为了自杀才和你行动,而是为了解决问题。”

  “你……莫非是认为里面还有活着的人吗?”

  “这一点没人清楚。”

  对于这个家伙,阿尔塔尔的评价是——

  “你比起顾武还要愚蠢,他在这方面可比你聪明多了。”

  “请允许我同行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阿尔泰尔带上金木朝着远方那被黑暗笼罩的大楼飞去。

  城市各处的动乱没有停止,而前方的黑暗大楼很可能就是源头。

  既然如此,就只有过去将其破坏才行。

  等抵达了目的地,阿尔泰尔提醒金木。

  “有我先行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而在接近的同时就可以感受到了一股压力,金木抬起头,望着房顶都被黑暗吞没的大楼,知晓此处危险性的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  于是没有多余的谈话,两人朝着覆盖浓重黑暗的大楼所在区域走去。

  这里的战斗是结束还是开始,他们不得而知……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三少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anshaoxiaoshuo.com/12_46405/84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