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恒并没有等多久,改装车俱乐部的那群人就回来了。

  一起回来的还有911上的年轻人,他向张恒走来,同时一只手摸向口袋,于是张恒也掏出了美工刀。

  “误会。”年轻人见状连忙举起一只手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,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“这次比赛是你赢了,奖金一共24万,你的银行卡号是多少?”

  “我还没来得及办银行卡,有现金吗?”张恒道。

  年轻人闻言怔了怔,这高手就是高手啊,活的这么洒然吗,连张银行卡都不办的,不过大概也只有这么超然除尘的人才能练出这样的车技吧。

  武侠里,不是经常有这样的描写吗,练武功练到一定程度,再往上就是心境的修行了,同理,真正厉害的车手或许也是这样的?没达到这个境界的大概很难理解。

  “你……等等啊。”

  年轻人回头,开始找人凑钱,不过现在电子支付已经挺普及了,就算他们是富二代出门也不会带多少现金,基本上每个人钱包里就装各三五千块应急,毕竟大额他们一般都是刷卡。

  所以年轻人凑了半天也只凑出大概五万块钱的样子,从里面还有十块面额的纸币来看他们应该也是真的尽力了。

  “放心,剩下的我打电话让人送来。”年轻人拍胸脯道。

  “你们玩改装车,知道有什么晚上能修车的地方吗?”张恒收下五万块钱后问道。

  他之前开着桑塔纳撞开过建筑工地的铁门,当时情况紧急,他不可能停车下去开门,但是这么一来在车头上也留下了凹痕,还有轮胎和刹车的磨损也很严重,张恒得处理下才能开回家。

  “有有有,我们有一个自己的汽修厂,白天对外营业,晚上就在里面捣鼓我们自己的车。”

  “那好,让人把剩下的钱送到那儿吧。”张恒收起美工刀道。

  既然开911的年轻人态度不错,张恒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为难他们这伙人的意思,毕竟严格说来,今晚的事情就是他缺钱花了,想从这些富二代身上捞一笔,硬逼着他们和自己赛了这一场,不但破了财而且还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阴影。

  不过当他了解到年轻人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后还是有些意外。

  这伙人竟然想请他当改装车俱乐部的特别顾问,教他们飙车的技术,毕竟按照年轻人的话说,他这辈子都没见过把桑塔纳开到这份儿上的人,这水平足够给改装车俱乐部的所有人上课了。

  而且这课还不是白上的,每上一次改装车俱乐部愿意付给张恒两万块钱。

  可惜张恒来这趟副本不是为了赚钱的,有这24万足够他之后的活动了,再多钱带不走也没有意义。

  所以张恒拒绝了年轻人的邀请,不过双方还是互留了电话。

  之后他完成对桑塔纳3000的检查和修理,又去加了趟油,赶在天亮前将车停回到车库之中,背着一书包的钱回到了家里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“你不会又又又……熬夜了吧?”

  周一,数学课上,柏青看到某人一边打哈欠,一边继续在纸上乱画后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  她的声音压的很低,张恒没听太清,就问了句“嗯?”

  “我说……你昨晚是又没睡好吗?有那么多作业要抄吗?”

  张恒闻言眨了眨眼睛,“……何老师在看着你。”

  “诶?”柏青被吓了一大跳。回过头,果然看到教化学的何老师在往这边看,眼神里充满了警告的意味,这也就是因为柏青是学习委员,她才没有当场发作,如果是学习成绩不太好的学生,估计她已经开始维持课堂纪律了。

  柏青惭愧的低下头去,不敢再说什么,直到何老师回身板书才又用笔戳了戳张恒,“你也说话了,她怎么没看你啊。”

  “因为我刚才没动嘴啊。”张恒给柏青做了个示范,果然说话的时候嘴唇几乎没怎么动。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柏青无语,有些人,你说他困吧,他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总能掌握着老师的动向,你说他不困吧,他又一直在那里打哈欠。

  不过当场被抓到一次,她之后也没再找张恒说话,乖乖做回优等生,直到下课,眼看何老师夹着书本离开,柏青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
  “其实你不用担心的,她顾不上找你的麻烦。”张恒道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“因为她正在为她自己的家庭生活而烦恼,或者准确的说是在为自己的老公出轨而烦恼,现在的她已经精疲力竭,根本不想再惹上其他麻烦,只想快点上完课离开。”

  “哈……你怎么知道她的老公出轨了?你昨晚是躲在她家的沙发下了吗。”

  “我不用躲在她家的沙发下就能看的出来,这是很明显的事情,咱们学校的老师平时都很少化妆,但是今天何老师破天荒的今天画了精妆,画这种妆一般都要最少四十分钟打底,而今早第一节就是她的课,试问如果你是她的话,你会愿意牺牲四十分钟的睡眠时间画妆给你班上的学生看吗?”

  “但那也不能说明她的老公出轨了呀?”柏青想了想道。

  “女人,尤其是中年妇女,如果不是工作上的需要,愿意一大早上爬起来画精妆一般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是见情人,要么就是去见情敌,从她选择的口红色系来看明显更偏向于后者,而且她今天显得格外不耐烦,早上一节课光是跺脚就有好几次,翻书的时候声音很大,这看起来可不像是去见情人前的兴奋。”

  张恒顿了顿,“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何老师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,掌握家庭的财政大权,对老公管的很严,每天都要查岗,然而有时候逼的太紧未必是一件好事,尤其在外人面前,她不应该把这种事情拿出来炫耀,会给他的老公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,这时候他会需要一个更柔弱娇小的异性来唤回他的男性尊严……然后悲剧就这么发生了。”

  柏青听的一阵脸红,“你怎么会对这种事情这么了解?”

  “感情纠纷是犯罪很大的诱因,我研究过犯罪,所以也对感情略有些了解。”张恒合上了桌上的笔记本。

欢迎大家访问:三少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sanshaoxiaoshuo.com/12_46353/670/